<label id="xy42f"></label>
        <delect id="xy42f"><noframes id="xy42f">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div></label>
          <delect id="xy42f"></delect>
          <label id="xy42f"></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label id="xy42f"></label></div></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div></label>
          <label id="xy42f"></label><label id="xy42f"><big id="xy42f"><del id="xy42f"></del></big></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label id="xy42f"></label></div></label>
              <label id="xy42f"></label>

              外公與秦腔

              發布日期:2023-03-23   信息來源:機電安裝分局   作者:宋陳   字號:[ ]

              聒噪、嘈雜,是我記事起對秦腔的初印象。

              外公拉著二胡扯著嗓子唱秦腔的聲音伴隨著我從小到大,高興了會扯著嗓子唱,閑暇時也會扯著嗓子唱,那個時候我不理解秦腔、不理解這門藝術,也就不理解外公的這份熱愛,就像外公不理解我的流行樂,也不理解我的周杰倫。我和外公對彼此的不理解爭執多次。

              我的童年,大部分時間是和外公一起度過的,在我的記憶里,他好像無所不能。他可以輕松扛起地里剛收的、裝著百八十斤糧食的蛇皮口袋;可以爬上將近十米高的屋頂幫村里人搭建房梁;家里的桌子、板凳還有我的玩具車、木頭劍都是外公做的;他甚至還可以幫我解出數學作業最后一道雞兔同籠的難題。

              外公有多重身份,首先是一位踏實勤勞的農民,其次他是一名心靈手巧的木匠,他靠著前兩份職業將三個女兒養大成人,最后他才是一名秦腔戲迷。因為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忙著勞作,分配給戲曲的時間并不多,只有在時間的縫隙中,他才會拉起二胡、嚎起我一句都聽不懂的秦腔。

              時間讓我和家的距離變得遙遠。上高中了,一周只回家一次,大學兩個月回一次,上班后一年就一次。

              就是在這樣回家頻率越來越低的十年里,我長成了一個大人,我的成長似乎也加速了外公的衰老,記憶中那個無所不能的人忽然間變成一個小老頭,那溝壑縱橫的臉頰和花白夾黑的頭發,讓我每見一次都多一份恍惚與難過,他唱秦腔的聲音在我的記憶里也變得模糊起來,似乎很久沒有聽到過了。

              記得剛去馬來西亞的第一年,想休假卻趕上新冠疫情。那是我離家時間最久的一次,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好像并沒有特別想家。直到一天刷短視頻,標題是“陜西人都會唱的一段秦腔”,當時我就質疑:我就是陜西人,可我一句都不會唱……但點開后,一段二胡和一些梆子之類的樂器奏出的熟悉旋律,秦腔演員開始唱“祖籍陜西韓城縣,杏花村中有家園,姐弟姻緣生了變,堂上滴血蒙屈冤……”。原來,這就是我從小聽到大的一段戲,不過是第一次看到詞,第一次了解到這是選自百年經典《三滴血》中的一段。原來,這就是我外公的熱愛,一瞬間思鄉之情排山倒海般的涌來……

              異國他鄉,我開始了解秦腔,《三娘教子》、《柜中緣》、《法門寺》……我才慢慢知道幼時聽外公唱的哼的就是這些戲文。

              當我終于回家休假后,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外公外婆去了西安易俗社看戲。易俗社始建于1912年,說是要"輔助社會教育,啟迪民智,移風易俗",所以命名為易俗社。

              我開始理解外公,或許易俗社對外公的意義就像周杰倫演唱會對我的意義一樣吧。小時候,聽外公說,易俗社是專門聽秦腔的地方,他說以后一定要去一次,我就說等長大了我帶你去,但我不進去,因為我不愛聽秦腔。

              看完戲,外公拍了一張戲曲演員的海報照片然后發了一條朋友圈,他配文道:年輕就是好。我想,他在看戲時候也想象過自己在舞臺上表演的樣子吧。

              聽外婆說,去年村里組建了一個文藝團,外公被大家推選為團長,他每天吃完晚飯后就去排練,和村里其他一些老頭老太太們吹拉彈唱心勁兒大得很。同齡人都說外公唱的好,年紀這么大了,唱起秦腔依然高亢有力,一點不輸那些電視里的年輕演員。村里的老人們都愛聽外公唱戲,外公也經常把一些他們唱戲的視頻發到抖音上去,小姨說,外公的抖音賬號都幾百個粉絲了呢,好多人點贊外公的視頻。

              去年大年初一村里組織了一場“春晚”,外公登臺演出唱了熟悉的《三滴血》選段,臺下村民們掌聲雷動……

              外公將青春奉獻給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孩子們長大了,他終于不用再辛苦勞作,終于可以在暮年時候追尋自己的小小夢想。

              我好像慢慢理解了秦腔,理解了這門藝術對于陜西人的意義,理解了外公的熱愛。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人妻伦色欲av
                  <label id="xy42f"></label>
                    <delect id="xy42f"><noframes id="xy42f">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div></label>
                      <delect id="xy42f"></delect>
                      <label id="xy42f"></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label id="xy42f"></label></div></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div></label>
                      <label id="xy42f"></label><label id="xy42f"><big id="xy42f"><del id="xy42f"></del></big></label>
                          <label id="xy42f"><div id="xy42f"><label id="xy42f"></label></div></label>
                          <label id="xy42f"></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