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4月下调至18岁成年?为啥中枪的又是我?

业界:4月下调至18岁成年?为啥中枪的又是我?

值得一看傅汉松2022-03-31 21:56:1313A+A-

今天这事怎么说呢,问的人还不少,起因大致就是某个论坛截了篇新闻,然后估计他自己也理解错了意思,就说4月份开始,年满18岁的人可以在业界出道,还解禁了高中生之类的。

当有人来问我时,我还在想,就这点事怎么搞得好像全是某个行业的福利一样?

就背景得先搞清楚,实际上这篇新闻说的不是解禁所谓的高中生,而是有人在反对这个年龄下调,或者说有人认为这个年龄下调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然后就拿着业界出来说,如果年龄下调,那个行业就会更加不稳定更加危险,就有可能会引发很多被害者的可能。

所以3/23日那天,就组了个抗议这个年龄下调的会议,然后拿业界说事,想要给这个成年年龄下调至18岁的事情给缓一缓,或者说应该给这个业界套上一层枷锁。

那这个事情也是有相关的背景,今天就稍微扒一扒这个事情。

早在1879年的时候,日本的成年年龄就定为20岁,也就是说20岁才成年,成年之后才能做很多自己能做的决定,一直到现在都是20岁才成年,成年了才能自己去申请信用卡,可以自己签合同,或者说办理护照,买酒,买烟,自己租房,自己贷款等等。

如果不满20岁能不能办理呢?也可以,但是得监护人陪同,比如说要去业界,那就得年满18岁,然后还得有监护人的同意声明,不过2017年之后业界基本上也不收20岁以下的人,因为很麻烦,别看现如今封面上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都是假的。

不满20岁的人呢,在签订的任何合同的过程中,比如说办理手机通讯,租房子,这都属于合同事项,合同中就有违约事项等等,如果未成年人签订合同,合约就得有一个《未成年撤销权》,意思就是我再签订合约的时候还未成年,我可以撤销,我可以不履行合约(助学金不在此列)。

这也就是为什么前两天那个抗议会议要拿业界起来说事,因为年龄下调之后,这个【未成年撤销权】就不再能给人提供“2年的撤销权利”,这才是这个会议的关键。

而这个年龄下调也不是最近才说的事情,很久之前日本就一直在说修改民法这个成年年龄和结婚年龄的事情,几乎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每年都有在提说要修改《民法》的成年年龄和法定婚龄,一直到了2018年的6月13日日本参院全体会议才通过了《民法修正案》。

修订后的《民法》规定,日本成人的年龄将从20岁调整为18岁,女性法定结婚年龄由16岁上调到18岁。

新法将于4年后的2022年4月1日正式实施。

也就是说这个是早在2018年就确定的事情,从2018年到现在,关于这个成年年龄下调到18岁的事情也发生过了好几次的对垒,有人说好有人觉得不好,大部分年轻人肯定觉得好,总不能我到了18岁我还不能独立自由吧,下调后18岁就能考驾照,能报考会计师或其他的从业执照,也可以约朋友去喝酒蹦个野迪。

而且一些助学金被父母挪用的现象也会有点缓解,18岁后基本上都到大学的年龄了,总不能申领的助学金还由父母保管对吧,但是自己保管助学金会不会滥用就不好说了。

当然也会有些人觉得不好,说你们这个《未成年撤销权》很重要啊,18岁的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了,签的合约都有针对你们的保护,现在下调了你们的保护期就少了两年啦,万一你们以后后悔了怎么办。

也就搞得好坏参半吧,毕竟很多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就看个人理解了。

眼看4月就要到来了,所以在23日的时候,才有了这么场会议,实际上就是由人权协会发起的,比如人权律师,同时也是NGO的代表【伊藤和子(右)】,前演员(也是遭受过强要的受害者)【胡桃香气】等人就站出来说,成年年龄下调有弊端,一定要谨防业界,如果真的年龄下调了,可能很多年轻人就会成为受害者。

大致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

如果取消了《未成年撤销权》,很多18、19岁的年轻人能签的合约多了去了,这其中就可能有不法分子,比如某个行业对这些年轻人进行劝诱,然后让她们签约之后又没有撤销权,这就演变成了另一种强要行为,所以必须出台相关的政策限制某些行业。

这也不是NGO协会第一次拿业界说事了,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炮轰一下,【伊藤和子】是谁?之前在《》也说过了,像2017年开出的那一炮就血洗了半个行业,也确实限制了行业很多不法行为,不过这一次拿着年龄下调说事,怎么说呢,有点精准打击,或者挑了个软柿子捏。

人权协会这次说的这些情况有没有可能发生呢?

确实是有可能,比如说接下去很多年轻人会投身这个行业,这个不是开玩笑的,年轻人很多时候即使到了18岁,她可能想到的是要个包要个什么贵重的东西,这种时候做出来的选择可能说以前她可以有个撤销权,但现在可能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了。

但是也不能说都是业界的锅,我这个倒不是洗白,而是你们不能只揪着业界打,说实话业界什么规模,风俗业什么规模,陪酒业什么规模,那体量完全是两个概念,不可能说只有业界这边很多年轻人涌入,实际上其他行业只会更多,规模摆在那,更不用说那些SNS上的一些情况,年龄未下调都有那么多,年龄下调后肯定会更多,而且这一块才是没有监管的地方,要锤的话实际上我觉得应该连这些现象一起锤,可能业界也就龟缩在东京,那其他行业是遍布整个日本,你揪着一个点锤没锤出实际。

所以现在估计各家经纪公司和制作商都很郁闷,怎么就我中枪?怎么又抓着我打?

那有没有人权协会说的那么夸张,会在合同上埋坑呢?

也有!

现如今正规的经纪公司和正规的制作商由于有人权协会的监管(),倒不是说会很夸张的出现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敢,现如今管制力度是很严的,尤其是在业界人权委员会的介入下,现如今每个经纪公司的合约都是统一归进委员会的管辖之下的,如果是针对正规的那些经纪公司和制作商,合同埋坑的可能性不太高。

但是那些不受监管的地方嘛.....,比如我很讨厌的某c2,现如今规模那么大(某C2现在规模已经很大了),那么多不经监管的人在那上面,每年都会出那么几起逮捕事件,如果说这一次年龄下调了,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

有一些“以前不敢明目张胆”的人或者“以前还有所顾虑的人”,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套路那些十八九岁的人,而且由于年龄下调,会导致这个后面想要逮捕他们都显得有些苍白,以前可能罪名是劝诱未成年人,现在估计就剩下劝诱了。

又或者说,年轻女孩本身也比较好骗,比较容易出现在坏人的狙境之下,这是一种顾虑,但是放在其他行业也一样,18岁别说是社会阅历,就差不多高中毕业的阶段,思想还停留在一个比较空白的阶段,要说劝诱之类的,确实是比较容易,而缺少了《未成年撤销权》,也就加大了一个受害者难以脱身的可能性。

当然,即使没有这个成年年龄下调的事情,风俗业陪酒业以及某c2也有很多不满20岁的存在,有些年轻人可能很早就出来混社会了,然后又有很多不受监管的人,心思就很坏,所以我讨厌某c2,因为它给一些人提供了不法之地。

人权协会提出来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但是重点感觉没找对,应该抓着某C2上的那些地下作坊狠狠的打。

至于18岁投身业界这回事,我也不喜欢,18岁的我觉得我很独立,20岁的我再去看18岁的我会觉得很天真,不是说差2年的问题,我20岁去到大学很多想法也在改变,那两年刚好就是一个从学生时代向社会时代的改变,少掉那两年,可能就少掉了一个机会。

也不难预见,如果真的说不下一条限制,4月之后也确实会有一些十八九岁的人进入业界,业界大概率也会接收这些人,不过其他地方估计会有更多人投身,尤其是在疫情之下,真的很难讲会发生什么。

至于这一场会议能不能改变点什么,说实话不太好说,可能会出一些限制,但目前的情况来看,估计这个可能不大,这就像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有好有坏,就看各人怎么去理解。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以上内容由QQ娱乐网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QQ娱乐网
COPYRIGHT © 2014 - 2022 WWW.dhs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声明 - 商务合作 - 网址提交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