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居》8个角色塑造排名,挤进前三的都有谁?

《心居》8个角色塑造排名,挤进前三的都有谁?

值得一看导航目录2022-03-31 21:56:3017A+A-

没有流量加持,没有精准打造热搜,收视与口碑都一路走高,说的就是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心居》。


目前,《心居》酷云平均收视一路上升到0.55,爱奇艺热度目前最高8415,讨论度反哺收视率,接下来该剧收视大概率会一路走高。

先说几句观剧感受。

国产家庭伦理剧中,《心居》优势相当明显:整体质量扎实、题材讨论度高,全剧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短板,滕华涛一回到熟悉的类型状态完全回来了。

《心居》爆了标志着现实主义海派剧的回归,也代表着国产都市剧在热搜出爆款的模式之外,终于找回了生活。

当然目前剧集讨论度和美誉度最高的,肯定是演技。

剧中顾磊的意外去世,引爆了剧集的第一波剧情高潮,演员演技也集中爆发。和滕华涛的前作《蜗居》相比,《心居》还是讲「房子」,但着眼点却落到了「房子里的人」,当观众拿着放大镜看演员塑造的每个人物,既是巨大的演技考验,也给了好演员机会,烂演技藏不住,好演技也自然绽放出来。

以下是我心中目前该剧表演的前十名,有些和主流的想法一致,有些并不一致,它未必对,但就像顾爸说的,有些事没有对错。

好的演技有时却和生活一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能打动你的,就是最好的表演。

八、黄洪铮 (饰 小老虎)

很久没在影视剧里,看到过如此生动、鲜活、胖墩墩的孩子形象了。

很多观众都说黄洪铮饰演的小老虎好像贾玲啊!确实像,不过最关键的是,黄洪铮演出了贾玲般的可爱。

多说一句,现在很多营销号都在鬼扯说“顾家怀疑小老虎身世,顾父用脐带血验明真身,冯晓琴跪求原谅”什么的,完全是胡说八道。

剧中小老虎是史老板的儿子还是顾磊的亲生儿子,用肉眼一看不就清楚了——这两个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剧中顾磊意外去世后,小老虎就成了顾家和冯晓琴最后的羁绊,顾父一次次向冯晓琴示好,就是想留住她不要改嫁,说到底是为留住孙子。

小老虎这个角色一直在几路人马包夹中成长,一头是巨婴爸爸和规定吃饭时间20分钟的虎妈,一头是溺爱自己的爷爷姑姑。

黄洪铮很好地演出了人物的小心思,想要名牌书包,故意趁着家里聚会的时候,当着姑姑的面向妈妈要。果然姑姑给他买了。

人物出场并不讨喜,但随着顾磊去世,这个角色很快就击中了观众的软肋。

打动我的一场戏是8岁的小老虎跑去问冯晓琴:“妈妈我们真的会被赶走吗?”

海清愣了下说:“你听谁说的?你姓顾,这里是你家,谁会赶你走?”

小老虎沉默了会说:“那你呢?”

这场戏编剧写得很好,小演员演得更好,过去国产剧对孩子的塑造不是过分幼稚就是过于早熟,小老虎的反应却恰到好处。

顾磊的死和冯晓琴有最直接的关系,顾家人一度恨透了冯晓琴,孩子感受到这种氛围,所以才会有第一问,但最触动人心的是第二问。

很多观众原以为故事会发生狗血一幕,孩子怒斥妈妈“是你害死爸爸”的,没想到最温暖人心的是孩子。

黄洪铮并不是传统特别灵的童星,说对白憨憨的,但贵在真实又自然,饱满充实的情感从胖嘟嘟的脸上喷涌而出,观众会为这个胖墩而揪心,觉得顾爸心疼孙子是对的。

很长一段时间,国剧中好像只有炸裂的演技才值得表扬,没场撕心裂肺的哭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演技派,这种朴实自然的表演,更珍贵了。

七、严永瑄(饰顾老太)

所谓金牌绿叶就是,戏不多,主戏不在她那头,多的是挤眉弄眼的群戏,但她演一场,就是一场。

严永瑄过去演唐人剧比较多,但演现代剧发挥同样稳如泰山。

顾磊去世后第一个戏剧高潮就是顾老太怒斥海清饰演的孙媳妇。如果只是演出浮夸桥段,未免狗血。真正难的在于,不仅要演出结果,还要演出过程。

那场爆发戏,严永瑄的铺垫是一路走得颤颤巍巍,念叨“小老虎多可怜啊”,然后自然而然地有了和海清的拉扯戏,

还指着跌坐在地上的冯晓琴说“是你把我孙子害死的”,能看出这是角色在极度伤心之下,把一切一股脑地算在了孙媳妇身上,

这场戏质问中夹杂着怒吼,充满力量的情绪爆炸看得人屏住呼吸。

除了这场大戏,其他时间顾老太的戏份基本都在饭桌上完成。

严永瑄的表演非常生活化,不经意间对冯晓琴的几个白眼,不着痕迹,就把对外来媳妇的嫌弃和不满演出来。

还有一场意味深长的饭桌戏,是和之前对比着来。

顾磊还在的时候,一家人吃早饭,顾老太抱怨冯晓琴炒香椿头太咸了,没焯水,态度很傲慢很直接。

顾磊死后,冯晓琴第一次振作起来做早饭,又炒了香椿头,这次焯了水,顾老太轻轻点头说了句还行,只是一个克制而隐忍的表情,就让观众感受到顾家对冯晓琴情绪的变化:不是不记恨了,是为了孙子算了。

六、姚一奇(饰顾磊)

中年巨婴不好演,演了也不讨好,但姚一奇把顾磊演得很好。

虽然飞速下线,但顾磊的意外是整部剧的戏剧分割点,之后所有人的命运都不一样了,冯晓琴和顾清俞从此挑明了真刀真枪地过招,如果姚一奇没把这个人物演明白,整个戏的设置都很难成立。

但姚一奇很好地演出了一个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的中年,工作时间摸鱼,学习时间看电影,考试时间去游戏,有问题找姐姐。

姚一奇挖掘了人物可爱的一面,有种憨憨的气质,面对妻管严逆来顺受的样子还很好笑。

顾磊没本事,没脾气,不上进,但绝对不是坏人,不是坏人,做的事情又很可气,一个男人成家后该有的他都没有,姚一奇把人物演得软塌塌的,站没站样,一坐就躺,日常又怂又萌,一挨骂眉毛就挤在一块。

姚一奇之前的代表作是《赘婿》,这次算是崭露头角,国内他这种类型的演员不多,能在一个领域独一份儿,未来就是值得期待的。

五、冯绍峰(饰施源)

很多人对冯绍峰剧中表演的评价不高,我倒觉得冯叔这回演得很好。

原著作者和编剧对施源的态度是挺怜惜的,原著中这个人物最后接受了叔叔在意大利的房产,人生开始走出困境,不知道剧中命运会怎样。

编剧对冯绍峰的评价是——“气质还挺像我心中的施源,一个落魄书生的样子。”

我认为编剧说出了冯绍峰表演最大的亮点,把人物的本质抓住了。

这个角色曾是少年白月光,一身白衬衫,英语好、琴技佳,考复旦的苗子,因为家庭变故一撸到底上了职校,沦落为旅行社导游,少年越风光中年越颓废,仿佛《最好的时光》男主的中年版。

冯绍峰很好地演出了那种被生活摧毁的感觉。

第一次与顾清俞重逢,他的情绪是无地自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慌张、迷茫,连直视顾清俞的勇气都没有。

后来在机场再遇顾清俞,刚好在被女游客发难,一抬眼,注意看他瞬间暗淡的眼神,情绪体现和人物内心活动表现,堪称完美。

后来两人一起坐车回去,没有台词,冯绍峰用僵住的身体语言,演出了人物内心深处的挣扎与尴尬。

还有一场看着展翔给顾清俞喂菜后落寞的戏,很自然就把角色的情感,和自卑又无奈的心理演出来了,也为后来两人分开埋下伏笔。

这个角色在原著中就是为顾清俞而生的,主要任务是和女神相遇、结婚然后离婚,冯绍峰把两人相遇后的情感转变和投入都演得很自然,观众能够投入进去,反过来反思再遇白月光是不是那么美好。

四、张颂文(饰展翔)

滕华涛说过,当时找展翔的时候想找一个让大家不能马上联想到此前角色形象的演员,他想找一个新面孔,大家不会一看到就知道“他会怎么演”,所以他找了张颂文。

导演刻意不走寻常路选角,这个角色当然也不在张颂文的舒适区,而且展翔这个角色也比较难演,一个十几岁来上海闯荡做小买卖起家后来炒楼发财的土大款,却心甘情愿当顾清瑜的备胎多年,带着一种很稀罕的纯情感。

有人说黄渤能演好,其实黄渤也没演过,要说类似角色大概是邓超演的《美人鱼》,但那是喜剧,不真实就不真实,浮夸也很好笑。

而张颂文要把这个角色演得让观众相信。

通常这种角色应该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但张颂文在塑造这个角色时反其道而行之,油是油,但性格上风趣乐观又大方,去收个租都能让拖欠一年多租金的租户欺负了,整张脸被人一家人打肿。

看得出张颂文的角色设计,比如展翔的动作幅度总是很大,有一次安排顾磊看完病,他左侧是顾磊,右侧是顾士宏,走起来手舞足蹈,让人担心他会打到顾士宏。

还有一场戏他请顾清俞和同事一起吃饭,大家问他是不是二十多岁就拥有了人生第一套房。

展翔假装谦虚说,“你们也太抬举我了——那时候,还不到二十岁。”

说完大笑着用双手拍打桌子。搞到女神偷偷用手戳他。

这是用小动作演出了人物是缺乏家教的苦出身。

还有吃饭前的一场戏,他边开车边练习生日歌,问顾清俞中午上哪吃饭,问到后眼睛骨溜溜地转,一下就演出了人物脑袋快的特点。

作者说房子是切入点,想写人跟人之间的关系,而全剧和最多人发生人物关系的,就是展翔。

有场戏是冯晓琴打算再问顾清俞借钱,遇到展翔约顾清俞吃饭。冯晓琴也一起去了,还要展翔帮她做说客。结果变成三人局,两个女人面对面,展翔坐中间。

冯晓琴不停地暗示顾清俞,顾清俞装聋作哑,气氛越来越尴尬,展翔实在受不了了,主动提出借钱给冯晓琴。这个过程张颂文每个反应都很准确,一口气憋到最后都没泄。

虽然展翔这个角色不算最适合他,但张颂文尽量演到了最好,他对顾清俞那种爱慕、仰望和喜爱,全都写在了眼睛里,他爱了女神很多年,但又爱得很笨拙,去机场接人,都能把顾清俞的英文名写成”Sandry”,他的追爱之旅注定崎岖,张颂文也演出了那种喜感与落寞。

原著中展翔追了顾清俞多年,追累了,眼见女神离婚了,主动邀请他上楼坐坐,他却退却了,最后和冯晓琴日益靠近。

看预告有海清对着他表白的戏,张颂文的回答是:起得这么猛啊!

那种中年男女才懂的躲闪,一句对白就有了。

原著中这个角色主要是豪,张颂文多演出了一点暖,一种能治愈中年危机的暖。我认为他演得很好。

三、童瑶(饰顾清俞)

《心居》里童瑶饰演的顾清俞,角色最早定的是马伊琍,后来马伊琍去拍《爱情神话》,剧组找了新晋视后童瑶。

《心居》中姑嫂矛盾是重头戏,但目前海清表演的观众好评度领先于童瑶,是不是童瑶演得不好呢?我认为答案没那么简单。

从第一次买房借钱,一场阿姐弟媳大战就拉开序幕。

对于剧中人,这是财力、出身、情商之战,对于演员,这是一曲 表演的冰与火之歌。

海清演得像火,童瑶演法像冰。

冰面之上,顾清俞是那种面对冯晓琴依旧会笑嘻嘻的狠角色,每次见面一口一声“晓琴来坐”。但冰面下完全不同。

顾家三人小会引发了顾磊之死,但顾清俞的分析其实没错——“买房可以,但是一定要在房本上加你的名字。”

很多观众说阿姐误解了冯晓琴,我认为没误解,冯晓琴的确寄人篱下,但从不忍气吞声,当着一家人的面,她都敢吐槽顾磊“脑袋在不在就不知道了”,如果买房搬出去,买房大权还在她手上,说顾磊不被欺负我是不信的。

冯晓琴那套在顾清俞生日宴上逼老公背小作文搞“情感绑架”的路数,当姐姐的看得一清二楚,当然不会轻易就范。

童瑶的几场饭桌戏我认为演得都很好,顾磊第一次依计行事,童瑶先瞄了一眼海清,看海清低着头吃饭,扭过头对弟弟说:对不起啊,这次不行。一个动作就证明童瑶是会演戏的。

几场饭桌大战,可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童瑶海清各有各的精彩,无论台词中的重音、转折、气口,还是动作和眼神的配合,真的把那种“就是说给你听的”和“都千年的狐狸给我玩什么聊斋”的潜台词演出来了,是那种表面客客气气实则招刀光剑影的感觉。

但到了顾磊去世后的几场正面对决戏,海清是直接火力全开,童瑶却要收着演。

有一段爆发戏,镜头在两个人的脸上不断切换,冯晓琴反过来指责顾清俞,因为她从中挑拨自己和顾磊的关系,才间接害死了亲弟弟。 一开始顾清俞奋力争辩,

后来因为爸爸的责怪,觉得顾磊的离开,自己也有责任。

这段戏,海清和童瑶有场久久的无声对视,很精彩。

但飙完之后,顾清俞愣住了,眼眶开始变红。

尤其是父亲的责怪,就好像一巴掌扇到脸上时,能很明显感觉到她被震慑了。

不仅是她的眼泪,更是她的眼神,从理直气壮到开始犹豫,童瑶也将这种复杂的情感传达得非常到位。

有观众问“顾清俞一家是被pua了吗?为啥怪顾清俞?”想一想确实如此,如果一定要为意外找责任人,怎么也是冯晓琴排前面,但童瑶很好地演出了阿姐掉入逻辑陷阱的过程,我认为演得很精彩。

如果要说缺点,就是童瑶表演的惯性小动作太多,人设又太接近,容易让人有种演什么都是顾佳的感觉,但冰有冰的好,火有火的好,优秀的表演,不该被忽视。我坚持童瑶的表演,足够进入本剧前三。

二、节冰(饰顾士宏)

节冰就是国剧中大隐隐于剧的典型,平常观众甚至不记得他的存在,因为配角是为主角服务的,但一旦出招,又很难忽略他的表演。

在顾磊去世前的剧情中,这个角色最多的镜头就是给小老虎做鸡腿。这种生活味其实才最难演。节冰的表演都是平静里带着隐藏的情绪。

节冰演技爆发的一场戏,是在急救室外刚刚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先是两眼一动不动,渐渐眼眶逐渐湿润不断喘着粗气,随后身体瘫软,喘眼睛睁得大大的整个人垮下来,节冰的情感十分饱满,表情如泣如诉,让人肝肠寸断。

另一场戏是吃饭吃着吃着感觉饭桌上少了一个人,触景生情开始掉眼泪,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力感,顿时产生了强大的情感冲击力。

后来顾清俞再一次分析利弊时,他从一开始低着头的压抑,到之后的愤怒指责,观众能从他的表演中,感受到细腻的情绪变化,这一系列情绪的层层递进传达出来的,越是凶猛,越说明人物内心的悲痛和伤心欲绝,指责女儿是他发泄及掩盖情绪的一种方式。

再后来他一次次向儿媳示好,儿媳置之不理,他冒着雨给儿媳送伞,雨中的背影都是戏。

这些年节冰一直低调勤恳地演好每个角色,但从不抢戏,轮到他发挥的时候,功夫自然亮出来,这才是真正的扫地僧。

一、海清 (饰冯晓琴)

很多观众都说这是海清最拿手的类型和角色,确实如此。不过海清最厉害的,是把一个角色演进自己表演的舒适区。

原著中的冯晓琴比现在惹人厌的多,15岁生子,为人充满算计,试图把一家人都塞进上海,出轨,小老虎生父成疑,还有个弟弟其实是她的儿子,现在这样的人设很明显做出了改变。

海清又继续弱化了角色的自私势利,突出了角色善良的一面。现在的晓琴更像一个有着很多人性弱点,但是内心充满温暖和善良的普通人。

海清表演第一个亮点就是生活化。

角色第一场戏就是在菜市场买菜,回到家就是一边忙活一家人的早饭,一边回答家人的问题一边忙碌,瞬间让观众联想起自己一个个鸡飞狗跳的早晨,一下子就代入了人物的处境。

冯晓琴是一个能把姑子堵在路上借钱的“厉害角色”。海清的演绎最成功之处在于,让观众看到了“厉害”是如何形成的。

第二大亮点是海清也演出了冯晓琴身上的复杂性。

这个人物对老公、孩子都有很强的掌控欲,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当发现老公没好好上她安排的课,她怒火中烧,眼神仿佛要吃人,那是人物经年岁月中被琐事碾磨得失去弹性的濒临崩溃。

但也是她,在突遭丈夫去世的巨大变故后,精准踩中普通观众的情绪点,演出了从最初的绝望震惊到最后的崩溃无助的心理变化,观众也随之动情。

值得注意的是她可不是哭得最猛的那个,反之,顾磊去世后,一开始海清演出的是比眼泪更绝望的放空。

丈夫之死当然令她痛苦,但更痛苦的是对当下的犹疑。更是对未来的无力。

丈夫死了,那我是谁?我该怎么办?

冯晓琴是爱顾磊的,但她更爱的是自己。

海清的哭戏真的是教科书级别的,因为演出了层层递进的情绪,和痛苦之外的人物内心。

对于好演员来说,哭不难,难的是对“哭”的把控力。

第三大亮点就是表演的共情力。

很多观众回过头想明白了,觉得这个人物真有那么值得同情的吗?但演的那一刻,观众完全代入了,这就是表演的魔法。

那场顾老太太一把推倒冯晓琴,指责是她害死了孙子的戏,海清从头到尾演出了人物的精神恍惚,欲哭无泪。

直到她和妹妹呆坐在屋里。妹妹问她:姐,你难过就哭出来?她的眼泪才决堤。

海清完全演出了角色的情感脉络,将人物细微的心理状态全都表现了出来,那种痛苦背后的绝望、不甘、愤怒和委屈,一时间都体现在眼泪里,自然流畅,让观众的心紧紧揪在了一起,忘却了人物的精明市侩。

后来她和顾清俞正面对刚,指责是顾清俞挑拨造成了现在的一切,明明是强词夺理,但海清的情绪都写在眼神里,那种多年的压抑、苦闷、不被理解的怨恨和委屈,一下子溢出了屏幕,观众就都站在她这边了。

海清的表演是如此出色,到最后,她让你同情,也让你反感,让你难受,也让你敬佩,因为人性是复杂的,海清演出了硬币的正面,但也把反面压在人物底色里。

流量明星演人物的一个面都演不明白,海清却能像一个魔方一样,不断展示人物的无数面,每一面组合起来的,才是最真实的那个冯晓琴。

观众理解人物的复杂,因为我们每个人自己就是复杂的,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只有世俗的进退选择。

当你经历了足够多,才会品味到这份糟心背后的真实。鸡零狗碎是生活,酸甜苦辣是人生,现实的复杂背后是人性。

海清说,冯晓琴最迷人之处就是在人生结结实实跌到谷底后,她在逆境中抗争,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她的确演出了人物最迷人的地方,但好的人设演倒观众喜欢不算最难,但是能将不好的人设演的让人共情是好演员的本事。

写在最后:所以到底如何评价《心居》?

现实主义海派剧的回归,对于这届观众可能有点陌生,但却曾经是国剧的主流。

整部剧就是一家人吵吵闹闹,虽然都是鸡毛蒜皮鸡飞狗跳,但自然又有烟火气。

滕华涛拍这种剧最厉害的不是对剧的理解,而是对生活的理解。

观众看到最后,记住了许多“惹人生厌”的角色和他们做的那些糟心事。

但又不能不承认,剧中演员全员演技在线,每个人的演绎都细腻传神,让人叹服。

原作者和编剧的一段话我认为说到了关键:“写《心居》时我就是想写人,写真的人,包括冯晓琴和顾清俞这对姑嫂。我都没有去想她们到底谁对谁错,我觉得这个是很难去界定的,更多取决于你站在哪个立场说话。”

站在冯晓琴和顾清俞的角度,看到的也是不同的故事。

现在更多观众同情的是冯晓琴,但她勤恳的背后,也充满了市侩和算计。

顾清俞一直认为冯晓琴嫁给顾磊,算计多,爱情少。我认为是很精准的判断,但你很难说她错,因为现实就是这么复杂的,看着现实中离婚未成先咨询遗产问题的夫妻们,谁敢说现实中我们的爱情就一定多过算计呢?

婚姻就是一场最大的计算啊!至死方休。

很多事情没有一定的是非,只是看你站在什么角度,所谓人间烟火气,有时候就是不问是非。

追剧的人可能觉得这剧情够闹心的。但关上电视手机,回到现实,又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也面对着买房、借钱、家庭关系维护这些鸡零狗碎却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只是没有那么戏剧性,才发现这哪里是剧,分明就是你我的生活。

当这么多把人生的感受、经历、喜好和人生阅历演进角色的好演员尽情发挥,有红花有绿叶,有老戏骨有好配角,这部戏才能被演绎得如此生动,也才能有直击人心的力量。

现实中很多家庭就是经历惊涛骇浪,更多琐碎日常。 在日复一日,一粥一饭里,慢慢面对人生所有的苦和辣,去寻找一份心之所安。

所谓“心居”,“心”放在“居”的前面。现实住所已经难找,心灵的居所当然更难寻。

但看到故事中那么多人物,都有种无论生活如何待我,我依然笑对生活的勇敢,就觉得日子再难,总是可以熬过去的,无论生活这场大戏中你的角色,是顾清俞,还是冯晓琴。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以上内容由QQ娱乐网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QQ娱乐网
COPYRIGHT © 2014 - 2022 WWW.dhs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声明 - 商务合作 - 网址提交 - 网站地图 -